王珮瑜的辈分(王珮瑜演昆曲阴骂曹)

国庆节期间,王珮瑜在中国大戏院献演了两出难得的好戏,先演京剧《击鼓骂曹》,酣畅淋漓,丝丝入扣;后演昆曲《阴骂曹》,浩然正气,金声玉振。两剧连演,京昆同台,真可谓剧坛盛事,令人难忘。

王珮瑜的辈分(王珮瑜演昆曲阴骂曹)(1)

三年前,在一次闲聊中,我与王珮瑜说起昆曲《阴骂曹》久负盛名,却多年未见于舞台,颇为可惜,其实,它在中国戏剧史上有一个响当当的大名——《四声猿》,原名《狂鼓史渔阳三弄》,其作者正是明代了不起的大文人,一代奇士徐渭先生。

《狂鼓史》是徐渭杂剧集《四声猿》中最负盛名的一折,它以历史上祢衡骂曹的故事为素材,但把剧情改为曹操死后,在阴司由祢衡对着他的亡魂重演当日骂曹的情景。全剧塑造了“气概超群,才华出众”的人物祢衡,并且借祢衡之口,历数奸雄罪状,骂得痛快淋漓,一股不可遏制的豪气,充溢于字里行间,令人动容。

在昆曲舞台上,《骂曹》一直是名剧,以其动听的唱腔,生动的表演与别致的舞台呈现而著名。然而传至近世,仅“传字辈”老艺人倪传钺先生能演。

王珮瑜的辈分(王珮瑜演昆曲阴骂曹)(2)

名剧名曲,何以曲高和寡,知音难觅?只因要演好该剧,需要许多条件,不仅要有一条过硬的好嗓子,表演上还要体现人物的一身正气与劲节精神,除此之外,昆曲讲究每歌必舞,十几支曲子非但要一气呵成,还要配合繁重、别致的身段动作加以表现,更有三通难度颇高的鼓点子,也是对演员极大的考验……诸多条件,要求极高,缺一不可,这就形成了昆曲《骂曹》盛名远播,而会者寥寥的局面。

王珮瑜是当今优秀的京剧“余派”老生,唱做功夫俱佳,京剧《击鼓骂曹》更是她的好戏,无论唱、念抑或打鼓、身段,珮瑜将祢衡的名士派头与藐视权奸的气概,演绎得细腻到了十分。她若能学习、传承昆曲《骂曹》,不仅有着先天的优势,更有可能在原汁原味的传承基础上,结合自身艺术经验与特点,演出属于王珮瑜自己的风格,最终能够把一出有名却难演的“冷门戏”,通过认真的传承与用心演绎,再现于当今舞台之上。

心心念念,必有回响。三年来,王珮瑜一直记挂着我的这个建议,终于在今年的“余脉相传”展演上,找到了合适的机会,完成自己学习昆曲的夙愿。

王珮瑜的辈分(王珮瑜演昆曲阴骂曹)(3)

就这样,在今年6月酷暑之时,大家一同驱车赶赴苏州,拜访了“昆大班”老艺术家陆永昌老师。

见面伊始还未及寒暄,76岁的陆老师就从背包中取出一本泛黄的工尺谱,这是几十年前倪传钺老人亲自教授《骂曹》的剧本,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唱腔要点,节奏安排,还有每一段落的身段设计,锣鼓点的安排等等。在没有录像、缺少录音条件的年代,全靠最古老而纯正的口传心授,才使得昆曲的一缕文脉,百年馨香,绵延至今。

“老师传给我这出戏,由于我的手腕受过伤无法打鼓,很遗憾一直没有机会在舞台上演过。十年前,我的学生袁国良也只演过一回。珮瑜,你是个好角儿,唱功了得,深受观众喜爱,今天你能来学习《骂曹》这出戏,我特别高兴,相信你一定能学好?!?/p>

当陆老师把这本珍贵的曲谱交到王珮瑜手里时,大家无不动容。望着满头白发的陆老师,王珮瑜表示:“希望我能把老师的东西一点不走样地学下来。只是我从来没好好学过昆曲,零基础,老师别嫌我烦?!?/p>

四个月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可对于演出任务繁忙的王珮瑜来说,抓紧分分秒秒来往沪、苏,一个字一句腔,一个动作一个眼神……一切从头学起,实属不易。

王珮瑜的辈分(王珮瑜演昆曲阴骂曹)(4)

虽然大家总说“京昆不分家”,但事实上,在节奏、力度、身段等诸多细节上,板腔体的京剧与曲牌体的昆曲,迥然不同。京胡与笛子也是音色完全不同的两种乐器。别看拉起胡琴张口就来,对于一板三眼的昆曲而言,笛子响起,或许演员还不知从哪里唱起呢?;褂卸杂谌宋锏乃茉?,京剧特别讲究唱腔与节奏、韵律的表达,以声传情,而昆曲则是综合的艺术,一样的曲牌,在不一样的演员唱来,就会有不一样的体现与韵味,因为昆曲特别讲究细节丰富,情感细腻与情绪准确。

从王珮瑜目前完成的水准来看,确实做到了有板有眼,中规中矩,其厚重而不失苍劲的嗓音,唱起【点绛唇】【油葫芦】等名曲时,游刃有余,既不失昆曲应有的规矩,同时在深沉、悲愤之余又多了几许激越、奔放,徐渭先生在创作该剧时,特意选择北曲来表达祢衡那烈火般的激情。而王珮瑜唱北曲,特别重咬字,传情致,达到了“如怒龙挟雨,腾跃霄汉”的效果。

而在身段的安排上,王珮瑜完全遵循“传字辈”留下的传统规范,既不胡乱卖弄,也不随意更改,这是对于传统艺术应有的尊重与敬畏。

然而,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也绝非固步自封,一成不变。

原剧中的三通鼓点子,并没有十分精彩,特别是在京剧《击鼓骂曹》之后演绎,不能抄袭京剧的鼓点,如何区别而不乏韵味,成了此次《骂曹》的一项有待突破的“难点”。在上海昆剧团资深鼓师高均与王珮瑜的共同设计下,参考传统昆曲鼓点,又适当修改加强,最终达到了较好的艺术效果,得到了陆永昌老师的肯定。

凡是传统的精华之处,尽量最大限度地学习、保留,而对于一些不足之处,做适当的调整与创新,移步不换形,伤筋不动骨,达到去芜存菁,推陈出新的效果。本着这种精神,在祢衡的扮相、服装上也参照京剧的一些长处,照顾观众的欣赏习惯,做了适当的修改。

王珮瑜的辈分(王珮瑜演昆曲阴骂曹)(5)

王骥德盛赞《四声猿》“高华爽俊,瑰丽奇伟,无所不有,称词人极则,追躅元人”。以之对照王珮瑜的演绎,真可谓“千秋丈夫气,瑜音尚凛然”。

非常高兴,徐渭先生的名作《四声猿》在今天的舞台上又一次得到活态呈现,而一出昆曲史上闻名许久却少人问津的好戏,也得以在前辈老师的悉心传授与当代戏曲人的认真学习中,得以延续、传承下来。自《骂曹》起,相信瑜老板的昆曲学习、传播之旅,也正刚刚开始。未来,一定会有更多的好戏奉献给热爱她的观众与粉丝。

,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、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文章投诉邮箱:anhduc.ph@yahoo.com

    分享
    投诉
    新发娱乐手机版